只想吃糖的龙梓

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咯

恋爱了不起哦!5

感觉自己消失一个世纪哈哈哈
EMMMM,抱歉。🌚

5
他俩这么好,有没有什么矛盾之类的。
那么我们得从俩人高中说起。
作为新生,刘永才当然非常受学姐们的喜欢,郑大贤则是男女通杀的那类了吧。
第一学期郑大贤基本上天天收到情书以及学姐们精心准备的礼物,还有不少学长的路过问候。甚至会让刘永才给郑大贤带情书,:)
直到有一天,刘永才考试,没去找篮球场上的郑大贤,给别人钻了空子,就这样刚打完比赛的郑大贤被学姐表白了。
哦,据说是个什么才女来着。
郑大贤也是无奈,身边的一声高过一声的在一起充斥在耳边。
不知怎的,郑大贤有点退缩,因为他怕,刘永才就此会和自己保持距离了,也许阿才会不理他。
所以非常无情的拒绝,但是从那以后,郑大贤收到的礼物以及情书已经堆满了储物柜已经书桌,更可怕的是连宿舍门口都有。
这对郑大贤简直就是噩梦,对刘永才也是如此。
不知不觉,刘永才对郑大贤有点抵触了。
甚至会不和郑大贤一道走了。
郑大贤发现后,也装作没什么事。
突然有天,刘永才约他去天台见面。
“大贤呐,我们暂时,不要走太近好不好。”刘永才像是鼓足好大的勇气般。
“为什么?”郑大贤仿佛没有意识到。
“字面上的意思,我们还是好朋友,就是不要靠太近。”刘永才心累啊。
“为什么?就因为那些无聊的东西?”郑大贤明了他的意思。
“那些幽怨的眼神都快把我杀死了,所以...”刘永才话还没有说完。
“刘永才我和你做朋友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那些异样的眼光。”郑大贤有点怒了。
“你别生气啊,我只是,只是...”我只是不喜欢那些人整天对你黏黏糊糊的!!我只是感觉我的东西别人拿去了!我喜欢你!!而,你只认我做朋友!
“只是什么?好,我们保持距离吧。”郑大贤也不想为难面前的人,说完就走了。
独留刘永才一个人在天台。
之后一个月里,刘永才听到郑大贤的流言就有十几种。
例如,昨晚郑大贤约XX去吃饭,然后彻夜未归。
郑大贤和高三的学姐在一起了。
郑大贤他接XX下课,俩人说说笑笑的去食堂。
郑大贤对新来的XX非常上心。
郑大贤郑大贤郑大贤!!满脑子的郑大贤!!
受不了了!
刘永才从课堂站起来,不顾老师在后边的怒吼。
跑到操场上,看见了郑大贤,面无表情的坐在台阶上,一副全世界欠他钱的样子。
有些同学发现了刘永才,甚至对他各种打量。
大家都知道刘永才和郑大贤最近友谊出现了问题,没想到却厚脸皮的找来了。
刘永才现在才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郑大贤看见了刘永才往他这边过来了,先是眼睛一亮,然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又变成了生气的样子。
“大贤!”刘永才表示我要和郑大贤和好!!
“阿才你不知道现在你应该在教室里吗?有什么事不可以下课说。”郑大贤摇摇头,这刘永才真是任性。
“我。知道,只是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我和你和好更重要。”刘永才别扭的说。
“唉,我以为你会更早来找我的。我差点就以为你不要我了,好受伤。”郑大贤瞬间装可怜。
“我这不是来了嘛,大贤 之前是我的不对!我,刘永才给你道歉。”刘永才小声说。
“好啦,我早就不生气了,只是呢,没想到,你这么晚来,害我输惨了!!”郑大贤皱眉,想到自己非常自信的打赌说,刘永才肯定一个星期来找他,结果一个月。
“什么!!你居然拿这么严重的事打赌!!活该你输!郑大贤你死定了!我一辈子都不要理你了!!绝交!”刘永才反应过来,瞬间暴走了。
“诶诶诶!!阿才!我错了!!不要则样!我不能没有你啊啊啊!!”嗯,操场上刘永才快步走,超生气,郑大贤小步跑在后边,哄着他。

不是冤家不聚头。

恋爱了不起哦!4

4

EMMMM,不知道得写多少这篇。。
忙内应该快出来了嗷!

那我们来看看咸菜频道吧!

郑大贤和刘永才呢!是青梅竹马,是真的!打小俩人就是穿一条内裤的!虽然刘永才比郑大贤小一岁。
郑大贤幼稚园舍不得一个人先毕业,硬生生赖在幼稚园多待了一年,硬要刘永才一起上一年级。
郑妈妈依然记得郑大贤对她说,‘妈妈!我一定要和才才一起上学,一年级也要和才才一起去。而且啊!咱们小区大门那只大狗狗好可怕,才才害怕,只有我牵他,他才不怕!’。
后来啊,郑大贤和刘永才一起背着小书包去了一年级。
郑大贤笑得都见不着眼了,眯成一条缝了,啧。
刘永才则是乖乖站在郑大贤身边。
小时候俩人打打闹闹,现在俩人也是打打闹闹的。
不过呢,有点不一样了。
当然,只是我们吃瓜群众觉得辣眼。
比如,在食堂,二人面对面坐着,郑大贤像是义务般,给刘永才花式夹菜。
刘永才倒是吃饭乖的,夹什么吃什么。
哦,只有郑大贤给的才吃。
二人也会时不时笑成神经病,有时候又会很吵,有时候又会腻在一起。
不想比如了,反正就是辣眼,又不是情侣,比情侣还辣眼,不想看!!
最辣的一次是!郑大贤参加大学联赛的篮球赛。
啧,那阵仗,应该是注意不到刘永才给郑大贤加油对不对。毕竟那么多同学,而且还有粉丝团。
自家大学主场嘛,同学们都很热情的去做志愿者吧。
然后,刘永才去了。
郑大贤比赛前一天问,要不要去看他打比赛,刘永才则是说,有事情不能去了。
当时郑大贤那表情跟谁抢了他好吃的似得,哎一股,受伤小表情,皱眉的样子,刘永才见了只是笑笑。
“没良心的!”郑大贤见刘永才笑了,切!往日对你的好都喂了狗!
“好啦,我相信你会赢!我在心里给你加油!”刘永才拍拍他的背,笑嘻嘻的说。

然,真赢了,刘永才正在转播室里给两位转播人员倒水来着。
第一时间知道赢了,然后,是的,刘永才在转播室高兴的道,郑大贤,我就知道你会做到的!!耶!!
哦,那个声音传出去了。

然后就冲出去了!手里拿着一瓶水,准备跑到场上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等刘永才赶到的时候,郑大贤被粉丝们团团围住,自己根本没法挤进去。要不等颁奖完毕后再去给他祝贺好了。
刚一转身,只觉自己的手臂把拉住了。回头一看就是郑大贤没差啦。
“我就知道你会来!!才才你对我真好!”郑大贤一个激动抱住了刘永才。
“是吧,我就知道你会赢!”刘永才挣开了。
“啧,是是是,你厉害!”郑大贤连连点头。
“很棒哦!”刘永才给他束起大拇指。
“那是,实力超群好吧!”郑大贤撞他的肩膀。
“咦,还拽上了是吧。”刘永才伸手去挠他痒痒。
郑大贤眼见不对,满场跑。
一个大叫!郑大贤你别跑!一个说!你来抓我啊,抓到我就哈哈哈!
哦,现在还在直播好吗!

全校乃至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小母猫都知道了!!
诶!您们能不能收敛点嗷!

恋爱了不起哦!3

不知道为什么写了第三段嗷!
下一章大概是咸菜了吧。。。

金力灿对于方容国的态度,他非常满意。
而且之前的映象全改观了。
就说晚上用餐的时候,一直都是金力灿吃,方容国耐心的帮他烤,还时不时问要不要果汁。
你就说说这样的男友谁不想要?
俩人吃完晚饭,方容国提议去消消食,所以去散步了。
在路上看见一家冰激凌店,直接给金力灿买了一个粉色的。
金力灿拿到手里,有点懵不是,怎么说也是男生怎么可以是粉色的呢!虽然味道很好。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觉得粉色适合你。”方容国很温油的说,方先生,您好撩。
“额,那你要尝尝吗?”金力灿把冰激凌递到方容国面前。
“可以吗?”方容国问。
“嗯。”金力灿点头,明显不知道方容国什么意思。
“唔...”方容国靠近他,吻上他的唇。
草莓味,他的唇,金力灿。
金力灿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冰激凌开始化了,就像自己的心情,甜腻的。
“味道很好,快吃吧,我送你回去。”方容国牵着脸红红的人儿,看了眼正在高温下的冰激凌。
“...嗯。”金力灿只觉双颊在发烧。
有没有搞错,第一次约会就啵啵?那不是下一次,就?怎么办!QAQ。等等!刹住!金力灿,不许乱想!
司机停车!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路!!
“不吃吗?要不要我帮你?”方容国见身边的人儿,一直皱眉或者望天或者跺下脚。这样的金力灿很可爱。
“嗯?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吃!”金力灿想到刚刚,立即猛咬一口,给冰的龇牙咧嘴的。
“你,没事吧?我不会像刚刚那样的。”方容国笑笑,真是搞不懂面前的人儿怎么那么喜欢脸红。
“没事,没事,回去吧。”金力灿害羞的往前走了。
方容国看着那人小步跑的背影,不自觉的笑笑。
有点恋爱的感觉了。

路过一家商场的时候,方容国说自己买点东西。
然后俩人就进去了,是的当试衣服的时候,想起来刚刚选了其他款,就叫金力灿拿给他。
没想到金力灿这是伸手递给他,方容国一个拽拉把金力灿拉进试衣间。
嗷!!怎么办!今天刚好第二天!刚好在商场!!还非常巧的在试衣间!谁来救救我的心跳!
金力灿一进去就已经靠在方容国怀里,还有这种操作?
金力灿连忙站直,自己躲在本来就狭窄的试衣间的角落。
这样的情形很不妙,方容国裸着上身,一脸坏笑看着金力灿。
金力灿脸红的在角落,不敢看方容国。
就两步!
别靠近我!嗷!我整个人眼看就快不是我的了!!!
可方容国还是靠近了,金力灿想到刚刚那个吻。妈呀!这又要干什么?
只见方容国凑到他耳边说:“不是这件。”低哑的嗓音在耳边盘旋着。
“...哦..知道了!”金力灿现在只想快点出去。
“算了,你拿的这件我也喜欢。”方容国拍拍他的肩。
随即换好衣服,牵着金力灿出了试衣间。

约什么会!!心脏受不了了!

非典型ABO

http://tieba.baidu.com/p/5297522645?share=9105&fr=share&see_lz=0
嘛,这是.肉,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

我的目标是吃肉!!🌚

alpha有发情期🙊

暴风哭泣啊啊啊啊实在是找不出形容词来说的好看嗷嗷嗷
超级期待新专超级期待接下来的三位嗷!

恋爱了不起哦!2

一周已经过了一天半了,可方容国一直没出现。

这让郑大贤和刘永才很头大,为什么呢?他俩打赌了。
看俩人谁先搭理谁,就请一个月早餐。

郑大贤压押的金力灿,刘永才押的方容国。

所以,三人组在咖啡店闲扯来着。

说着说着就说到方容国了。
“你说方容国是不是怕了?”刘永才往周边看了看。
“要不然就是我们力灿哥没有那么大的魅力?”郑大贤捯饬着面前的薯片,百般无聊。
“他不来才最好呢!”金力灿想到就火大好吗!这让他很没有面子!!
“郑大贤,你说什么呢!”刘永才第一个反对郑大贤的说法,拿起手中的汤匙向郑大贤挥了挥。
“那方容国是不是怂了?”请问郑大贤先生,您刚刚说的那句和这句有什么区别?
“不可能吧!就他那性格,啧,不可能是怂了。”刘永才托腮。
“反正也快两天了,管他呢!晚上去吃什么?”金先生您这话题跳跃得。啧。

就在他们三个商量去吃什么的时候,方容国出现在了咖啡店里。

刘永才第一个感应到,空气安静了。
郑大贤还在和金力灿激烈商量到去吃烤肉还是寿司。

周围所有人都看向了方容国,包括刘永才。
是不是要back hug?是不是要牵手?是不是要坐在金力灿身边?oh!

都没有,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走过去了。
金力灿注意到了方容国,见对方没一点要理他的意思!
连忙起身,一把拉住了方容国的手臂。
哦豁,郑大贤得请刘永才一月早餐了。

空气仿佛降到了冰点嗷!

“你等等!”金力灿也没在怕的,他只是想知道方容国怎么想的。
“嗯?”说实话,方容国是懵的。

“我,金力灿,作为你的男友,有权利知道你这两天做了什么?”金力灿理直气壮的说,眼睛直视方容国。
“男友?我不记得我和你有这样的关系,你是不是认错人?”方容国突然被金力灿的认真逗笑了。

“你!一周男友,你应该清楚吧。”金力灿气结,脸微红。
“啊,可是我又不是你的拥护者,而且我又不是那些小女生。”方容国摇摇头,了然。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让这星期过了就好了。”
“谁说我不愿意,虽然我能明确告诉你我没有参加那个所谓的抽选仪式,不过不是人人都可以和校草以及学生会长约会的。”方容国突然笑了。

“额,那你是愿意了?”金力灿有点无措。
“那么,接下来的五天多多指教了。”方容国凑近金力灿轻声说。

“嗯。”金力灿点点头,耳朵都红了。
“那么,我们今晚去吃饭吧。”突然方容国说。
“哦,好啊。”金力灿现在只知道点头,哦莫莫。

方先生您可不可以别靠那么近!!

是的,这事已经被全校知道了,如果您感兴趣可以可以继续看下去。

其实方容国的名牌会出现在抽选箱里,是因为,崔凖烘!
方容国最疼爱的表弟干的。
是这样的,崔凖烘发现他家表哥从来没有和任何人交往过,所以他就把方容国的名报上去了。
试一试也无妨啊。万一中了呢!
嗯,真的中了。
在崔凖烘心里,像方容国这样的孤寡老人真的很需要爱去滋润他的生活啊。
整天就知道搞黑泡,一天到晚发照片都是黑白的。
崔凖烘简直无力吐槽了。
那些迷妹那么露骨的表白,方容国熟视无睹。
方容国您这样很容易失去你的迷妹的。
所以这次,被抽选中,崔凖烘是最开心的!没有之一。

所以,金力灿和方容国的第一次约会开始了。
郑大贤已经拿去他的摄像机了。
以及刘永才的照相机已准备好。
你俩瞎掺和个啥啊!




久违的更新。抱歉来晚了。

想去跑圈嗷嗷嗷!!俩人太过好看!!!

恋爱了不起哦!<1>


这是一篇甜的,我好像只有甜的哈哈,依旧官配。
忙内可能晚一点出来。

希望大家喜欢。

1

连任三届校草的头衔,金力灿无奈的用手撩了下刘海。
引起台下的学妹们的疯狂尖叫。
而且还是新任的学生会长。
啧,学霸和美男的结合体。
无不让人羡慕啊。
然,金力灿是拒绝的,特别是校草头衔,你们是不是无聊到炸?是不是老师布置的作业不够多?
其实这都不是金力灿想吐槽的,他最想吐槽的一条是,而且还是新增的,每一届新任校草都有机会在全校抽选出一位做一周恋人。
自行手动再见,:)
好死不死正好抽到了那个冷面男方容国,随时随地都冷着脸,这都不算什么,感觉他出现的地方都是冬天。不苟言笑,处什么嘛!:)
最尴尬的是!抽签仪式的时候,被抽中的人没有出现!
金力灿感觉自己快疯了!幸好主持人是郑大贤和刘永才,两个活宝把现场烘托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尬。
在金力灿映像里,方容国是一个酷哥儿,没什么朋友,还搞了一个地下社团,跟自己同级。
没了。
可是面前的二人,你们在捯饬什么?
金力灿看着二人递上来的纸张,真的以智障的眼神看二人。
有没有搞错啊!
什么第一天去游湖?喂,现在真的真的热炸好不好?金力灿看着就火大好吗?
金力灿先生,看来您不懂我们的用意!您可以在游湖的时候,假装自己晕船,然后,您就可以靠在对方身上了!!
郑大贤装作机器人说话。
说话正常点!金力灿拍桌子!
是。郑大贤害怕的点点头。
还有,第二天去商场?吹空调?我可不可以就在寝室?金力灿实力白眼!
力灿哥!你可以买衣服的时候,然后想办法让对方进去更衣室,嗯~两个人,狭窄的更衣室,紧紧挨着的身体,哇哦~是不是很棒!刘永才兴致盎然的说!
我可以拒绝吗?金力灿根本不想和那方容国去约什么会!
咦,去游泳馆?学校不是有吗?喂!我不要去!热!金力灿无奈了!
力灿哥,我跟你说哦!游泳馆是可以裸眼就看完对方身材的地方!而且还有机会一起洗澡,吸吸吸!有没有好棒!
郑大贤收起你那腐笑好吗?
我说,你俩想了那么多地方,你俩可以去嘛!金力灿怒吼。
“哎哟,这是我们看了超多小说才想的!昨晚我俩都熬夜了!”郑大贤期望的看着金力灿,希望采纳他俩的想法!
“是啊,我们又不是一周情侣!”刘永才挨着郑大贤,用同样的表情看着金力灿。
你俩。。一边玩去!!
你们仨注意点,这里是图书馆啊!

这特么是爱情

瞎写,反正是甜的,就这样。
1

对于家族逼婚,郑大贤本着一脸不屑的。
但得知自己有婚约,郑大贤更是不屑一顾的。

好歹他也是郑氏唯一的继承人好吧!凭什么就得所谓的政治联姻或者把婚姻商业化?呵!
父母强硬的态度让郑大贤郑大贤非常烦,在酒吧里他被众星捧月般,左拥右抱。
嘈杂的音乐进入脑内实在是头疼得受不了,谁知他的至亲好友方容国来了。
“嘿,大晚上的,干嘛不上去?”方容国走过了,玩味的指了指楼上。
二楼是做大事的地方。
“去上边干嘛,心里烦着呢!”郑大贤皱眉,身边的女伴识相的走开了。
“怎么了,郑少爷还有烦的时候?”方容国也是有所听闻,这事在圈内都传遍了。
“容国哥,你说说,我也就二十六,催什么嘛!”郑大贤实在是想不通了,自己那么年轻就催婚。
“嗨,如果你收敛点,也不至于现在被催得那么紧。”方容国绕有兴趣的磨砂着酒杯。想起来昨日的晨间报道,头条就是郑氏少爷夜会当红模特,两人搂搂抱抱的,好不亲密呢!
“容国哥,你说我现在随便找一个人结婚,会不会更好?不想被家族婚姻牵制。”郑大贤灵机一动。
“你,喝傻了吧?你觉得你家人能接受你喜欢的‘那些’?”方容国愣住,心想郑大贤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没有没有,容国哥,这么说定了!你做我的证婚人!!”郑大贤摇摇晃晃站起来。
往舞池走去,手里还有一杯烈酒,证明他有多愁这事。
方容国也是不放心,跟在后边。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郑大贤随意拉着一个正在跳舞身材火辣的女人。
“你谁啊,神经病啊!”那女人明显被吓到了,一把推开了郑大贤。
酒洒了一地,酒杯也在地上开花了,人群也在这时安静了下来。

“你愿意嫁给我吗?”郑大贤在昏暗的灯光下,又拉着一个人,看不清那人的脸,自觉的开口。
“有病吧!”那人甩开了郑大贤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郑大贤。
郑大贤醉醺醺的出了酒吧,到了门口就大吐特吐起来。
方容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给他拍拍背。
“我说你,自找罪受啊。”方容国叹气。
郑大贤吐完就坐在地上,望着星空,痴痴的笑了。
“回家吧,等会叔叔阿姨就会打电话给我要人了。”方容国正准备叫车。
郑大贤突然跑了。
“你愿意嫁我吗?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很帅!!而且我很会做菜!”郑大贤拽着一个男人,一个劲的推销自己。
“额,先生,你醉了。”也许那男人看见了跟在郑大贤身后的方容国,用眼神求救。
“我没醉!只要你嫁我!天天大鱼大肉!”郑大贤抱着那男人的手臂。
“不好意思,我减肥。”那男人翻白眼了。
“我保证你,只要你需要,出门不用走!”郑大贤拍拍胸脯。
“不好意思,我有手有脚。”那男人更是一脸无奈了。
“那,应季的新款,以及限量版的一切。”郑大贤突然眼睛发亮,想到这一招,肯定答应!
“不好意思,这些我都有。”那男人非常想甩掉郑大贤,谁知这人跟口香糖一样。
“哎呀,你到底要什么嘛!”
“我要你走远点!”
“你等等,我,想娶你!!”
“先生你看清楚,我是男人!”
“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嫁给我!”整个人抱住不放。
“先生,你这样很无赖。”
“我们去登记吧!”
“你朋友是不是有病?”那人望向方容国。
“什么病!对,我有病!也许你就是药!”郑大贤皱眉紧紧拉着那人。
二话不说就拉着跑了。
“大贤,你等等!你老爸打电话来了,等会派人来接你。”方容国的声音在俩人拉扯中响起。
“......”郑大贤就拉着不认识的男人奔跑在街上。
大晚上的,月光下,三个男人。
稀里糊涂的郑大贤结婚了,也知道他另一半叫刘永才。
证婚人是方容国。
第二天早上,郑大贤醒过来,看着旁边的男人,被子遮住了半张脸,头发把眼睛遮住了。
郑大贤有点不敢看,但是还是掀开了被子,就在那一瞬间,那人居然翻身了。
“妈!今天周末啊,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好不好?”那男人的声音软软的。
不料,郑妈妈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女佣。
“儿子,你厉害了啊!居然和陌生人扯证了!要不是容国那孩子拉着你爸爸,你昨晚就已经跪在我们郑家祠堂了!”郑妈妈非常生气的说。
“妈~我不想娶那个什么婚约之女。”郑大贤抓着郑妈妈的手臂一个劲的摇,撒娇意味满点。
“什么婚约之女?是男孩子哦,你从小就有的婚约。而且,他现在就在你旁边。”郑妈妈指了指床上那坨。
“嗷!!妈不会吧!你居然现在才说!”郑大贤吓到抱着郑妈妈。
“你没问我啊,哈哈,你俩也是有缘,说说怎么拿下wuli才才的啊?”郑妈妈笑着儿子的胆小。
“妈,我能不能后悔嗷!”郑大贤一下子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简直比什么都悲壮。
“臭小子!说什么呢!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承担!”郑妈妈一听这话,立即怒了。
郑大贤刚想开口,也许床上的人被吵醒了。
“妈咪,我都说了,今天周六!”那人顶着鸡窝头坐了起来,揉着眼。
“才才,你醒了啊,饿不饿,去把少爷的早餐带上来。”郑妈妈见刘永才醒来,立即坐在床上,对刘永才嘘寒问暖。
“妈!我还是不是你的儿子!?”郑大贤看着这样的郑妈妈,第一个不服啊。
“哦,现在不是了,自己去洗漱,然后下楼吃饭,你爸还在等着你。”郑妈妈一脸冷漠。
“郑妈妈好,大贤早啊。”刘永才大脑在他俩对聊之间重启了一下。才想起来昨夜他结婚了,还正是自己的未婚夫。虽然人傻了点,啧,刘永才不由来得嫌弃。
“你你你,你就是我的未婚夫?”郑大贤有可能觉得自己被萌到了,连忙从地上起来,抓住刘永才的手不放了。

“不是未婚夫了。”刘永才更正。
“儿子,不满意?”郑妈妈朝他挤挤眼。
“满意满意满意!嗷,我先下去吃饭!”郑大贤对准刘永才的脸颊亲了一口就跑下了楼。
“这,郑妈妈,你儿子是不是傻?”刘永才捂着自己脸。
“嗨,我们家小贤是喜欢你才会这样的,一般他不这样的。谁叫才才那么可爱呢。”郑妈妈您忘了亲儿子是谁了吧。
郑妈妈,有了儿媳谁还要儿子?叉腰JPG.

刘永才脸微微的红了。

2
“大贤哥真的结婚了?!我没有听错吧!!”文钟业有种听到比世界末日来了更可怕的信息般,嘴巴惊得合不上。
“所以,钟业,我跟你这么好,你得表示一下哦~”郑大贤捯饬自己面前的蛋糕,心想要不要给自家才才带一份。
“没错,我做的证婚人。”方容国刚把事情给文钟业阐述了一遍,没想到文钟业比他更震惊。
“不是吧!我以为大贤哥起码单身过一辈子的!我还跟人打赌的,输惨了!”文钟业捂脸。

这位文先生您在意的是您的钱钱吧!
“诶,钟业啊,你干嘛在意这些,难道你家的不够你花,还去搞这些?”方容国想不通,也许是一种乐趣?
“喂!你什么意思嘛,单身一辈子?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人?”郑大贤把手里的叉子对着文钟业戳了一下。心里越想越生气,太过分了!好不容易和自家才才有点进展了,居然自家老妈来抢才才了,大清早就被老妈拉出去逛街去了!生气!
“嗨,可别说了,最近我家来了一个小孩,天天跟着我不说,还把我爸妈哄得啊,我妈都快不认我了!我都不知道他来我家干什么的。”文钟业皱眉,好不憋屈。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郑大贤一想到那个视频,不自觉封大笑起来。
“八成看上你了,想做上门男婿!”方容国调笑。
“容国哥,这时候你还开玩笑?我都愁死了!大贤哥,你知道什么?”文钟业望天。
“钟业哥!你在这里啊!害我好找,你好,我是崔凖烘。”崔凖烘看见文钟业就进了咖啡厅。
“你好,我是方容国,钟业的朋友。”方容国点点头。
“我是郑大贤,已婚男哦~”郑大贤你那表情什么意思?向全世界炫耀?
“容国哥,大贤哥,我先走了,下次再见。”文钟业表示不想理崔凖烘,见机就要走。
“诶!钟业哥你等等我嘛!再见,容国哥!大贤哥!”崔凖烘见文钟业一走,忙追上还不忘给二人说再见。
方容国见俩人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郑大贤则是笑得不能自已。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啊!”文钟业无奈。
“可,我只认识你嘛!”崔凖烘噘嘴。
“你!你朋友呢?你家人呢?”文钟业叹气。
“他们都在国外呢!”崔凖烘扯衣角。
“那,你来我家几个意思?”文钟业绝望了。
“我,我喜欢你嘛。”崔凖烘声音理直气壮。
“嘿,你!这人有什么可以理直气壮的啊?”文钟业气急。
“因为我完全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崔凖烘正直的说,还带一点小骄傲的意味。
“嗯?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择偶标准!不是,你从哪里听说或者看到的?”文钟业真觉得这理由让人匪夷所思。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公开过这玩意儿啊!
“就网站上的一个视频啊。”崔凖烘掏出手机。
“啥?网站视频?”文钟业只觉得头一阵眩晕,他后知后觉自己被卖了。
得,人还真晕过去了,不是身子弱,是太阳晒得以及早上到下午就喝了一杯凉水。
崔凖烘见势搂住了差点摔地上的文钟业,好险。
给人送医院去了。

金力灿,文钟业的表哥,一个炙手可热的superstar,因自己的光鲜亮丽的皮囊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 。
但,这人有一个弊端,喜欢直播,然后特别喜欢吐槽某些不红的艺人以及周边的一些事物。但身后的靠山够硬,也就没有人敢怎么样他了。
但,他更喜欢提及自己的表弟的一切,是的,就是文钟业无差了。金力灿简直就是艺人界的一股泥石流啊,简直神经病啊!
好的,回归正题,那么为什么崔凖烘会看见金力灿刚好提及文钟业的择偶标准的!
是这样的,某日某时,天气晴朗,金力灿刚好休息一天,打开手机捯饬好一会,觉得自己好久没有饭撒了。
so,打开自己代言的直播app,开始直播,人数是蹭蹭蹭往上升。
一般开始都是照管例问候以及一些回答粉丝的问题。
之后就只剩金力灿一个人炫耀自己的小表弟。
“哟罗本,你们知道吗?上次我回家的时候,大晚上潜进我小表弟的房间,你们知道我小表弟在干嘛吗?嘻嘻嘻,秘密,不告诉你们!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看见我小表弟的超萌睡姿!啊,你们问我怎么进去的啊!我有钥匙嘛!想知道他的择偶标准吗?想知道的打1!”金力灿炫耀似的掏出私人的手机打开相册,对准镜头,是文钟业穿着皮卡丘连体睡衣的文钟业,正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语气非常宠溺啊。

诶,你家粉儿叫你打住,你这个弟控!
什么,您今天要公开您小表弟的择偶标准。111111111
哦,那您看我跪的标准吗?11111111
天哪,我家主子是不是hentai?想听1111111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敢情您当您小表弟是儿子阿!天天偷拍!
11111111111111
1
1虽然很纠结,我还是想听!
“好了,那我要说了,这么多人想做我们小表弟的女朋友啊~”金力灿笑。
“钟业啊,当然喜欢比他小的咯,他今年22了,皮肤白的~说话软软的~当然,要长得好看嘛!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保护好我的小表弟!当然,我说的,仅供参考。”金力灿又向大家展示一波文钟业的照片。
哦漏!我都不知道我饭的是金力灿还是他家小表弟。
冷漠,小表弟比我小,下一个。
哦,这种人我都没见过,谢谢。
这简直就是找保姆+保镖。
奶孩子是事实。
主子麻烦您说说您自己的事。
我想站这对怎么办?
楼上+1
楼上+10086
楼上+饭卡号码
...
“诶,怎么说我和小表弟是西皮呢!我家小表弟可看不上我~”金力灿委屈JPG。
“再加上我可是有目标的人了,只是未有动作而已,别瞎猜啊!”金力灿得意洋洋的。
我差点就站了,乖巧JPG。
楼上+身份证号
话说,好想知道对方是谁啊!倒地JPG。
主子每天秀你家小表弟,你家小表弟什么感受?
“等我追到了,你们就知道了嘛~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大家晚安啊~”金力灿随即关掉了直播。
不等一会,就接到电话说,他家小表弟进医院了。
差点没给金力灿气疯了!!
火速感到医院。

3
这是金力灿这星期第四次来到某公司楼下。
是的,金力灿要包养这家公司的boss。
这家公司的boss是方容国。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文钟业和方容国和那么熟,但是金力灿却不认识方容国呢!
是的,金力灿从小留洋了,到二十岁才回国内,但一回国就签约现在的经纪公司。
所以,就算金力灿有时间,都会把时间用到他家小表弟文钟业身上的。
毕竟家里没有弟弟嘛!
当金力灿知道方容国是在一次某集团的晚宴上边。
金力灿一看到方容国就觉得,这人为什么笑得那么好看!嗷!
举手投足好优雅怎么办!那撩发的动作,妈妈!他的手好好看!他好苏!
是这样的,就在当时他就有了人生第一梦想,睡他!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金力灿追‘妻’的方式真的五花八门。
什么给方容国写情书然后发到他们公司的邮箱里。
方容国真的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疯狂的追求者。
而且!金力灿还署名是自己。你可以想想超红的明星大胆示爱自家老板,天呐。
这事在公司可是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每次看见金力灿出现在公司,员工们,总是笑脸相迎,并且争先恐后的说要到金力灿去boss办公室。
喂,你们是多想凑热闹!
然后就是送一些精美的饰品,都是金力灿精心挑选的,可谓是款式多变。
但是那些日子,方容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时间知道这些。
直到,有一次,在自己桌上发现一个墨黑色的礼盒的时候,一打开就是某牌的新发布的一对墨绿水晶的袖扣。还有一张亲手写的卡片,署名,金力灿!
一经盘问,才知道自己有一个疯狂的追求者,并不是其他人,而是金力灿。
方容国真的脑壳有点痛。
好巧不巧,金力灿今日路过方容国的公司,刚好遇见方容国从里边走出来。
天呐,他真的路过,而且是穿着人字拖,粉色体恤,白色五分裤。再看看人方容国,西装革履的。
可金力灿想,今天是不是要实现了!
不顾自己什么身份,直直朝方容国走去。颇有黑道大佬范儿!
“方总!我有话对你说!”你就差没把方容国领子拽住了!
“你,金力灿?”方容国表示这人略眼熟。
“是我,那什么,我有个忙想请你帮一下。”金力灿点头,突然害羞是怎么样?
“为什么是我?”方容国倒是挺有兴趣的想知道为什么找他帮忙

“你就说帮不帮?”金力灿虽然害羞,但,他是急性子。
“帮!”方容国点头,其实大概已经猜到了,金力灿要说什么了。
“嗯嗯,这还差不多嘛!”金力灿有点小开心。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下,你可以帮忙吗?”然后,嗯,金力灿,非常非常大声的说了出来。

“乐意至极。”方容国邪笑了一下。

这样的媳妇谁会不要?
周围三三两两的人停了下来,拿着手机拍着。
完了!拉着方容国就跑!

翩翩

2

伊梭国的小太子不在朝内三日,想他。
这是小太子内侍的自述。
包括也是满朝大臣的自述。
这也是皇帝的自述。
仿佛金力灿不在朝中,都失去了乐趣般。
刘永才也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偏偏还被他家亲王爹给拽着耳朵回府了。
其实皇帝早就知道太子宫里不是金力灿了,怎么可能三天了他还没出来作妖?后花园的百年大树上有一个蜂窝,小太子整天想办法想把蜂窝掏下来,可昨日皇帝路过的时候,后花园除了侍卫以及路过的宫女什么都没有!
就算发现宫里的是刘永才也无妨,家去吧。
小太子不捣蛋,小太监们做活都无精打采的了。
小太子不捣蛋,大臣们上朝都开小差了。
小太子不捣蛋,皇帝吃饭都不香了。
小太子不捣蛋,刘永才天天被他亲王爹训斥。
眼看着这日子过着过着,金力灿从来就没有离宫这么久过啊!
这可把老皇帝给急得,但据前面的探子回报,小太子没有危险。
其实人小太子有点乐不思蜀的意思呢!
每天欣赏着美景不说,身旁还有同龄的方容国相伴。
伊梭国的澜萦山属南部,每年大雪覆盖的伊梭国,倒是澜萦山早早出现春意。
小太子每天吵着闹着要和方容国他们一起钓鱼。
方容国也是拿他没法,再加上崔凖烘的贪玩,俩人这架势。
本来他师弟一直是一个听话的,没想到金力灿一来,听话的师弟现在压根儿就是不存在的。
今儿个小太子不去钓鱼了,他要去树林里抓兔子。
因为金力灿的衣物湿透了,所以这两日金力灿穿的都是方容国的衣物。
方容国的衣物都是蓝色的,偏偏穿在小太子身上更是飘飘欲仙了。
昨夜,小太子和崔凖烘在澜蝶湖边谈天说地来着,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兔子,说什么冬天已过,养了一个冬天,兔子肯定很肥美。
大清早在床上的小太子已经想要跃跃欲试了。
一个没站稳从床上摔下来了,衣物都没有穿好就往屋外跑。恰好方容国看见了,连连摇头啊。
连忙拉住小太子,真的像一个小孩子。
“容国,容国,我们今天去抓兔子好不好~”衣衫不整的小太子拽着方容国,语气软的不行。
“用过早饭再去吧,现在去很冷的,兔子一般都是太阳出来它就跑出来了。”方容国实在是拿金力灿没法了,一个不妥协就拽着自己装可怜。
旁边的崔凖烘倒是见怪不怪了,熟悉了两日,金力灿的绝招就是装可怜,而自己师兄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
“好啊好啊,你也会和我们一起去吗?”小太子就站直任方容国给自己整理衣物。
“嗯,但是你得听我的话,不许乱跑,知道吗?”方容国真的觉得自己多了一个弟弟,而且还是比崔凖烘还小还会装可怜的那种。
“好!”小太子乖巧的点头,请诸位忘了这句。

用过早饭后,渐渐的看见了太阳慢慢升起来了。
方容国怕小太子冷手里还拿着一件狐狸毛披风,崔凖烘见了,只在心里腹诽,我还是不是你师弟了?
小太子貌似心情非常好啊,边走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时不时往回看方容国,倒是崔凖烘跑前边探路去了。
“力灿啊,你当心点,有些东西有毒的。”方容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牵着金力灿一道走。
可没牵多久崔凖烘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力灿兄,兔子兔子!!”崔凖烘施展轻功飞到树上看了一会就有一棕灰色的兔子在枯草堆里。
“在哪呢?!”金力灿放开了方容国的手往前跑了。
方容国则是在原地看着金力灿的背影,不禁摇摇头。
虽俩人年岁相同,为何他如此像一个孩童。
待金力灿跑过去的时候,那兔子也许惊着了,跑得飞快。
小太子连影都没见着,倒是方容国见着了,施展轻功把兔子抓到了。
“容国,容国!你好厉害啊!”小太子见方容国抓到了,向方容国跑去。
“慢点跑,摔着怎么办?”方容国满脸担心,崔凖烘则是在树上看着,师兄,你就不怕我摔下来?
“嘻嘻,给我看看~”说着就要伸手去抱兔子。
“力灿兄我们今晚吃兔肉!”转眼间崔凖烘飞了下来。
“嗯,兔子可爱,我们吃别的好不好?”金力灿目不转睛的看着兔子。
“力灿兄你不觉得这样很没劲吗?”崔凖烘第一个不反对,到手的肉怎么有不吃的道理?
“準烘我们今天吃素吧,要不等会你去抓两条鱼回来?”方容国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小太子。
师兄,还能不能好了,我给你说话,你居然看力灿兄?崔凖烘OS。
“哦。”崔凖烘点头。
“準烘,我们等会一起去抓好不好!”小太子听到抓鱼瞬间来了兴趣。
“好啊!走吧。”崔凖烘跑在前面,金力灿跟在后边。
只方容国还在原地抱着兔子。



哈哈哈哈OS好出戏😂😂😂